中西部金融大有可為——《每日經濟新聞》專訪

|2018-06-12 21:57|

城市的發展離不開金融資本的鼎力相助,也離不開實體企業的發展壯大。
作為國際性金融中心,上海有上交所,深圳有深交所。那麽,對於成都等“新壹線”城市而言,又該憑借什麽成為區域性金融中心呢?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下簡稱NBD)專訪了昆吾霖欣資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霖欣資本投資)執行總裁於雷。 
充分利用更高層次資本市場
NBD:全國多個城市均有提出建設不同版本的要成為區域性金融中心,您如何看待?壹個城市需要什麽條件才能成為區域性金融中心?
於雷:壹個城市作為區域性金融中心,本質上就是在這個區域內金融資源配置的中心和樞紐。這樣的城市,首先要有集聚金融資源的能力,這種能力通常來源於當地自身天然的政治、經濟中心地位,以及當地人口規模和實體經濟的基礎。
第二,要有相對完善的金融市場體系,從而充分盤活當地的金融資源,這通常來源於當地金融機構的聚集和金融人才的匯聚。
第三,要有較強的帶動和輻射能力,這意味著這樣的城市必須有較高的對內對外開放水平,能夠成為區域內金融機構和實體企業對接外部資源的關鍵節點。
NBD:在區域性金融中心的建設中,區域內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發展是否為壹個重要環節?對於打造區域性金融中心有什麽積極意義?
於雷:多層次資本市場,本質上是個全國性概念,而不單單是壹個區域性概念。多層次資本市場大體包括主板市場、創業板市場、新三板市場、四板市場和其他場外市場等。各地現在都有壹些四板市場、場外市場,這些市場如果搞得好,對於提升壹個區域的綜合金融實力,包括盤活當地資源服務實體經濟,有壹定價值。
對於壹個區域性金融中心而言,更重要的還不是發展當地的四板市場和場外市場,而是要讓當地企業能夠充分利用國內外更高層次的資本市場,實現自身的發展。壹個區域內有更多的金融機構和實業企業能夠成長為上市公司,就能夠更好地在全國乃至全球範圍內獲取資源,從而形成當地的“上市公司朋友圈”或者說“上市公司生態圈”,從而使當地的經濟實力和金融能級更上臺階。
股權投資最契合實體經濟
NBD:在強調金融回歸本源、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背景下,IPO上市、並購重組、定向增發、債權融資、新三板掛牌融資、引進股權投資等,對於當地實體經濟的發展有什麽影響?
於雷:上述這些手段,大多數是通過權益方式支持實業企業發展。股權投資是最契合實體經濟的金融投資方式,相較信貸和債權手段,股權投資期限更長、程度更深,對參與各方價值判斷和風險控制能力的要求也更高。
從中國經濟過往發展經驗來看,善用股權融資和資本市場的企業,通常發展得比較快,股權投融資市場比較發達的城市,通常有較強的經濟活力。
近年來深圳、杭州這樣的城市其發展有目共睹,其背後壹個重要的數據支撐就是,這兩個城市的上市公司數量很多,尤其是民營的上市公司數量多。這兩個城市的企業在利用資本市場方面的經驗很有價值。
NBD:在區域性金融中心和資本市場的建設中,資本和企業各自扮演著什麽角色,如何形成良性互動?資本力量、企業自身對於區域性金融中心、資本市場的建設有什麽作用?
於雷:這個問題的核心還是金融資本如何服務實業企業。區域性金融中心,它的本質還不是像所謂“紐倫港”這樣的全球金融中心,區域性金融中心要考慮的壹個很重要的問題,是當地金融和實業之間的平衡問題,金融和實業壹定要兩條腿走路,不可偏廢。
對金融資本而言,最重要的是要強化自身的資源配置能力,包括在當地乃至全國、全世界匯聚戰略資本、發現優質資產的能力;對於實業資本而言,首先則需要練好內功、做好經營,然後巧借金融機構和資本的力量,實現加速發展。
NBD:對於區域性金融中心來說,應該如何防範風險,並在此基礎上服務實體經濟的轉型升級?
於雷:從大的原則上來看,要有效防範金融風險,必須要落實責任主體,金融機構作為金融市場的主要參與者,其規範、自律經營對防範金融風險有著很重要的意義。
“在成都投資項目最多”
NBD:中國的金融越來越國際化,那麽在國際化的過程中、內陸地區開放和“壹帶壹路”的背景下,中西部地區的金融業和資本市場會迎來什麽機遇和挑戰?
於雷:中西部地區金融業,相較沿海地區的金融業,有著壹定的差異性。北京、上海、深圳等沿海城市,總體上是全國性的金融中心,在中國金融國際化的過程中,承接的機遇是比較明顯的,在壹定程度上還可能會吸附壹些中西部地區的金融資源。
但從中長期來看,中西部地區金融業還是“大有可為”,這是源於中西部地區實體經濟發展的大趨勢。
首先,中西部地區金融業壹定要和當地實體經濟深度結合,為實業企業提供更精細、更差異化的服務。
第二,中西部地區金融業發展和沿海地區要有差異性,尤其是壹些直接服務實體經濟的領域,譬如股權投資,這些領域需要更多地深耕實體和產業,也是中西部地區可以對沿海地區形成“彎道超車”的領域。
第三,中西部地區的金融產業要把握“長江經濟帶”、“壹帶壹路”等建設帶來的機會,包括相關的基礎設施投資、固定收益投資等機會,加快做大規模。
第四,隨著沿海地區高房價等多種社會因素的影響,沿海地區的壹些人才和資源正在加速外溢,現在許多中西部城市也在爭搶沿海地區的優質人才,在這個背景下中西部地區金融產業可望實現升級。 
NBD:多個中西部城市成都、武漢、重慶、西安中,目前成都多個金融業指標穩居第壹,上市公司數量位列中西部第壹。從發展前景來看,哪座城市有望成為區域性金融中心?
於雷:城市之間實際上當然有競爭,也有合作。中國之大,不是在北京上海深圳之外,就只能有壹個或者兩個區域性金融中心。
這幾個城市,都有較大的經濟腹地和壹定的金融發展基礎,在新壹輪金融中心競逐中,可以說都有機會。霖欣資本投資是壹家從四川起家的企業,成都是我們在全國範圍內投資項目最多的城市。誠然,現在成都許多重要的金融業指標都在中西部地區居於領先地位,我們也壹直願意積極參與成都的西部金融中心建設進程,但是我們還是要說,面對周邊強鄰的競爭,成都還不能掉以輕心。
成都金融行業總體上來說,在規模上和京滬深等壹線城市還有較大差距,在質量上也還存在不夠強、不夠專的問題,成都應該進壹步加大對高端金融資源的整合和高端金融人才的吸引力度,提升產品創新能力,強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同時,還要進壹步明確在金融領域內特色細分領域的發展戰略,形成壹批具有全國影響力的有特色的優勢金融產業集群和優勢金融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