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幾歲,才是妳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

|2018-11-19 11:33|

20幾歲大概是每個人都會經歷迷茫的壹個人生階段。關於妳自己,關於人生、生活和世界。妳也許會對“妳是誰”,“妳該做什麽”,“妳究竟想要什麽”產生很多困惑;而妳也大概率會聽到過來人對妳說,“沒關系,妳還年輕,年輕就是該enjoy當下,等妳長到30歲自然就知道了” 或是,“該玩就玩,再不玩老了可就玩不動了” 之類的說法。
 
本文來自TED分享者、臨床心理學家 Meg Jay,她告訴我們的壹個科學事實是,20幾歲其實正處於成年時期的關鍵時刻,甚至是最重要的、最有決定性的10年。如果不認清20幾歲的意義,中年危機或許比想象的更可怕。
 
 
當我20幾歲時, 我見了我的第壹位心理診療客戶。當時我是伯克利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客戶是壹位叫Alex的26歲女士。她進門後壹屁股坐到了沙發上,踢掉平底鞋,跟我說她要談談男人的問題。
 
我聽到這話就松了壹口氣。因為我同學的第壹個客戶是縱火犯。相比之下,我的這位客人的狀況要好多了,我想我肯定能輕松處理。
 
然而我沒有。
 
對於Alex帶來的故事,我只是頻頻點頭。比如,Alex說“30歲就是壹個新的20歲”(30 is the new 20)。對我當時的認知來說,她說的壹點沒錯。看起來,妳在20多歲之後才會有事業,會有婚姻,再有兒女,最後是死亡。似乎對Alex和我那樣20幾歲的人,除了時間以外,我們幾乎壹無所有。
 
但沒過多久,我的導師就開始催我,讓我推動Alex認真考慮她的感情生活。我當時拒絕了。我的理由是:“沒錯,她是在戀愛,但她的對象是個傻x,沒有壹點跡象表明她會和他結婚。”導師說:“現在是不大可能,但她很可能會和下壹個這樣的家夥結婚。以及,妳要給Alex所有建議的最佳時機,就是在她結婚之前。”
 
這就是心理學家所謂的“頓悟”時刻(Aha! Moment)。那壹刻我意識到,30歲並不是壹個新的20歲。沒錯,現在人們結婚或者安定下來的年齡比以往更晚壹些,但這並不表示20幾歲就是人生發展的擱淺時期,反而是發展的關鍵時期——而我們卻在,揮霍它。
 
那壹刻我意識到我這種“善意的忽視”是壹個非常現實且會產生嚴重後果的問題。
 
美國大約有5000萬20幾歲的人,大約占到總人口的15%。幾乎所有人,都要先經歷過他們的20幾歲才會真正進入成年期。
 
我現在專門研究20幾歲的人,因為我認為,這5000萬中的每壹個人,都應該知道心理學家、社會學家、神經學家以及生育專家已經了解到的事實——那就是,“認清妳20多歲的意義”,是對於妳來說,能對自己的感情、幸福、甚至是對世界所能做的最簡單而最有影響力的事。
 
這不是我個人的觀點,而是事實。
 
這些事實包括但不限於以下:
人生80%的決定性時刻、頓悟時刻發生在35歲;
事業前10年的發展對今後的收入有很大的影響;
超過壹半的美國人在 30歲時候結婚,或是跟他們今後的伴侶同居;
大腦在人20幾歲時達到第二次也是最後壹次發育高峰,然後它將開啟成年人模式,這意味著,不管妳想改變自己的什麽,現在(20幾歲)就是時候;
相比人生其他階段,20幾歲時性格的變化最大;
女性的生育能力在28歲時達到巔峰,35歲之後就有點棘手;
 
因此20幾歲正是妳培養今後選擇的最佳時機。
 
當我們談及兒童發展,人們都知道前5年是腦部語言區和其他部分發育的關鍵時期。那段時間看似平常普通,卻對之後的成長有深遠的影響。但是人們對成年時期的發展知道的卻很少,20多歲恰恰是成年發展的關鍵時期。
 
但20多歲的人往往不自知。他們經常看到的是,20多歲是成年的過渡期,研究人員把二十幾歲稱作青春期的延長。在某種文化中,我們實際上是把成年期中最重要的、最具決定性的十年,歸到不重要的壹類,認為年輕可以咨意揮霍。
 
倫納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說過,要想有大成就,妳需要壹個計劃和不是太“夠”的時間(You need a plan and not quite enough time)。
 
可想而知,如果妳拍著壹個二十幾歲的腦袋,對他說:“妳還有十年的時間才會開啟妳真正的生活”時,妳覺得會發生什麽?答案是,什麽也不會發生。妳已經卸下了他的緊迫感和雄心壯誌。因此,當然什麽也不會發生。
 
可以想見的是,每天都會有聰明又有趣的二十幾歲年輕人,跑到辦公室來跟我說,“我知道這個男朋友不適合我,但這段感情不作數。我只是在消磨時間而已。”或者是,“大家都說,只要我在30歲時開始真正的事業就沒問題。”這壹類的話。還可以想見的是,幾年後,他們會這樣講:“我都快30歲了,但沒什麽拿得出手的。我大學畢業時候的簡歷都比現在好。”再過幾年,就變成這樣的感慨:
 
 “20幾歲時談戀愛就像玩搶椅子遊戲。每個人都東奔西跑,樂在其中,但到30歲左右,音樂突然就停止了。每個人都開始坐下,壹個接著壹個,我不想成為唯壹壹個還站著的人。所以有時候我想我和他結婚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是我30歲時離我最近的那把‘椅子’而已。”
 
千萬別去做那樣的選擇,聽起來有些危言聳聽,但風險真的很高。
 
很多人在30歲時壓力會變得很大,從而迅速開始壹個新事業,選擇壹個城市,結婚,在很短的時間內生孩子。這些事很多其實是互不相容的。研究開始表明,在30幾歲時壹下子完成這些事,難度和壓力都是巨大的。
 
千喜壹代的中年危機,不在於能否買壹輛紅色跑車,而是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做的職業並不是自己想要的,或者是,無法生壹個妳想要的孩子。太多30幾歲和40幾歲的客戶,看著他們自己,然後再看另壹邊的我,回憶他們的20多歲,會想不起來“我那會兒在做什麽?我當時在想些什麽?”
 
我想改變20多歲的人的所做與所想。
 
舉個例子。這次是壹位叫Emma的女性。
 
25歲時,Emma來到我的辦公室,用她的話來講,她正在經歷“身份認同危機”(identity crisis)。 她原以為自己會在藝術界或是娛樂界工作,但她還沒想好,所以前幾年時間,她花在做服務員上了。
 
為了省錢,她當時跟壹個“脾氣比誌向大”的男朋友同居。她的童年則更艱難,在診療室,她時不時會痛哭,又安慰自己說,“妳無法選擇妳的家人,但妳能選擇妳的朋友。”
 
有壹天,Emma又來診療室,她的頭埋在膝蓋裏,哭了近壹個小時。起因是,她剛買了壹個新的通訊錄,花了壹上午時間填她的聯系人,但是當她面對緊急聯系人那壹欄空白時,她楞住了,她近乎歇斯底裏的看著我說:“如果我出車禍了,誰會照顧我?如果我得癌癥了,誰會照顧我?”
 
當時,我花了很大努力忍住不說“我會”二字。因為我知道Emma真正需要的並不是壹位會照顧她的治療師,而是更好的生活,而且我知道她的時機到了。
 
所以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我告訴了Emma 20多歲年輕人最應該知道的三件事。
 
第壹,忘掉所謂的身份危機,開始積累身份資本(identity capital)。 我所說的“積累身份資本”指的是,可以增加妳自身價值的事,對妳以後想成為什麽樣的人作出投資。我建議的是,不要做無謂的探索,那叫做拖延時間。開始工作吧,讓它有意義,讓每壹步都算數。
 
第二,不要坐井觀天。20多歲的人如果只和想法相同的同齡人交往,就限制了交際圈,限制了自己的所知、所想、所講甚至是工作地點。大概有壹半的二十幾歲年輕人沒有工作或者是未充分就業。但有壹半不是這樣的,通過不那麽直接的聯系或者說弱聯系,就是妳進入那個群體的途徑。有壹半的新工作是沒有公開招聘信息的,所以妳得去問妳鄰居的老板,這也許就會成為妳拿到“非公開”好工作機會的方法。千萬別覺得這是走後門,信息就是這樣傳播的。
 
第三,20多歲正是妳選擇家人的時候。當下妳可能會認為,30歲再安定下來比20幾歲更靠譜,我也同意。但是隨便選壹個正在和妳同居,或者談戀愛的人步入婚姻是行不通的。最好的經營婚姻的時機就是在妳結婚之前。選擇婚姻要像選擇工作壹樣積極而審慎,選擇妳的家人、家庭就是要決定妳想要和誰過什麽樣的生活,而不是為了應付或者消磨時間。
 
妳們也許會問,那後來,Emma怎麽樣了?
 
她找到了壹個前室友的表哥,這個人在另壹個州的壹家藝術博物館工作,她通過這個聯系找到了壹份理想中的工作。這份工作也給了她離開當時男友的理由。現在,5年過去了,她是博物館特別活動的策劃者。她謹慎地選擇了她的丈夫。她熱愛她的新事業,也愛她的家庭。
 
記住,30歲不是壹個新的20歲,所以認清、把握好妳的成年時期,積累壹些身份資本,重視妳的弱聯系,認真選擇妳未來的家人。不要被妳不知道的,或是沒有做過的事所限制、所定義。生活的決定權在妳,現在,妳就在決定妳的人生。